关灯
护眼
字体:

病态宠爱

第91章 病态(1/1)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江忍, 江忍。”

    为他取名为“忍”,是因为他一生下来就哭得厉害,哭声微弱又沙哑, 几乎断了气。

    他哭是因为生来带病, 后来长大了,也许因为这个名字的缘故,他再也没有哭过。

    江忍曾经想过, 要是以后他有孩子, 一定不会为他取这么残酷的名字。

    心上一把刃,无时不刻割着疼。

    可他这辈子大抵都没有孩子了。

    医生说,一周都不醒的话, 孟听这辈子再也没有醒过来的希望。

    他偏头,靠在门边看她。

    十二月的冬阳落下来, 她静谧又安静。

    她脸色苍白,盖过了原本肤色的白皙, 脆弱易碎如琉璃。今天是七天的最后一天,她睡着,迟迟没有醒过来。

    那辆面包车滑下山坡被树挡住,闻睿和她都从车里摔了出来。

    闻睿抢救过来了, 她依然没有醒。

    江忍冷淡扯了扯唇角, 他就知道, 这个世界向来是不公平的。

    闻睿被监管了起来, 等养好伤就会送上法庭。

    她静静躺在那里, 不会哭不会闹, 也不会再娇声喊江忍。

    江忍瘸着腿走过去。他爬上.床,轻轻把她搂在怀里。

    “孟听,你二十岁了。”她脸颊带着浅浅的额伤痕,已经结痂,丝毫不影响她精致的美丽,他说,“本来你回来,我要给你过生日的。”

    穿上的少女唇色如霜,她长睫无力低垂。

    他的指尖触上孟听的眉眼,带着些许奇异的温柔:“没关系,生日我们总要过的。等我晚上回来。”

    江忍低声笑:“我听见了,你说好。”

    然而她闭上眼,什么也没说。

    瑟冷的冬,窗外最后一片叶子被积雪压垮。

    江忍替她盖好被子,提着一个大口袋准备出门。

    江奶奶哭了一整天,老人含着眼泪,一直哭着说她心慌,要找小忍。

    江忍踏出房门时,就看见了哭得凄惨的老人。

    她头发已经快看不到黑色的痕迹了。

    瘦弱的老人家,没有他胸膛高。

    扶着江奶奶的两姐弟怯怯地看着不说话的江忍,还有抱着江忍胳膊哭的老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少年小康说:“江总,祖奶奶非说要找你,对不起。”

    姐姐小丽点头。

    “我的小忍放学很久了,为什么一直不回家?”老人抬起婆娑泪眼,哽咽道,“你是不是也要像你爷爷那样,离开我了。”

    江忍低眸看老人。

    窗外白色的雪,此刻他漆黑的眸。

    像夜色一样安静,又没有丝毫感情。

    小丽微微颤抖,大着胆子看向年轻男人身后的病床,少女手拿着一朵新折下来的玫瑰。她躺着没有半点生命力。

    江忍推开老人,淡淡道:“带她回我爸那儿去。”

    小康怕江忍,连连点头。

    “祖奶奶,我们走吧。”

    江奶奶情绪终于崩溃:“小忍不要离开,小忍不要犯错。”

    小丽和小康都愣住了,悄悄看向江忍。

    江忍很沉静,他几乎没有半点情绪地,继续往外走。江奶奶发疯一般去夺他手中的东西,他终于动怒了:“我让你们带她走听不见吗?耳聋了吗!”

    这一声是吼出来的,男人冰冷的轮廓,脖子上微微暴出青筋。

    小康吓得连忙去扯江奶奶,江奶奶拉着那个很大的袋子不放手。江奶奶拉扯的空隙,小康看见了里面的东西,几乎吓得腿软。

    江忍踏进风雪中。

    江奶奶还在哭,小丽在手足无措地给老人擦鼻涕眼泪,小康哆嗦着嘴唇:“姐姐,我看到江总袋子里面的东西了。”

    “什么?”

    “剔骨刀,绳子,斧头……还、还有好多可怕的东西。”

    小丽也僵住了。

    她转头看看病房里美丽的少女,门外还有几个保镖守着。她刚要往里面走,保镖拉住了她。

    小丽跑去窗前,漫天大雪里,江忍已经不见身影了。

    江忍提着东西进了闻睿在的医院。

    凛冬风瑟瑟,他没有开灯,居高临下看着睡着的闻睿。

    他以闻睿亲戚的名义进来时,容易得很。本来也是亲戚。

    这个世界疯子很少,傻子却很多。

    以至于闻睿醒过来时,生生打了一个激灵。

    他被绳子绑起来,嘴上贴了好几圈胶布。本来就受了重伤,此刻看着黑夜里面无表情的男人,闻睿死死盯着他。

    “你不怕死。”江忍弯了弯唇,“我知道。”

    闻睿讥讽地看着他。

    知道孟听醒不过来的时候,闻睿就觉得,怎样都好,反正江忍输了。

    江忍的嗓音在夜色中低沉又温柔:“我抓紧时间,听听还在等我。”

    不能再过了十二点回去,她会担心的。

    医院的时钟滴滴答答走,在寂静的深夜十一点,听着格外森冷。

    闻睿看着江忍从袋子里一件件拿出工具,终于白了脸,激烈地挣扎起来。

    江忍已经疯了!

    他曾经刺激江忍许多次,就是为了把这个从小就带病的孩子关进精神病院。可是江忍又每一次都硬生生扛了下来,这个世界不喜欢他没关系,因为他也不会去爱这个世界。

    可是这次,江忍的是真的疯了。

    他不要江奶奶了,不追究江季显了,一步步踏过风雪,一个人走过黑夜,彻底失控。

    病房里原本盛开的玫瑰,花瓣外围渐渐失了生机。

    大雪拍打在透明的玻璃上。

    她苍白的指尖握住花儿,似乎遇见了很久远记忆里的江忍。

    她在墓碑之下,抬头望他。

    男人手铐加身,冷硬的轮廓分明。他瘦了很多,却又格外成熟。江忍轻轻为她的墓碑拍去雪花。他身后是两个衣着肃穆的警官。

    男人低头,冰凉的唇落在墓碑上。似乎透过这块没有生命的石头,在吻她的额头,她觉得额头有些凉。

    他额头抵住墓碑,她放轻了呼吸,天地很安静。她听他说话。

    “七中的石榴树今年开花了。”

    “你的那个朋友赵暖橙,遇见了一个不太好的男人。”

    “你常常等车的那个公交车站,已经拆了重建。我无数个日夜陪你走过的道路,也变了模样。”

    “什么都变了,说来惭愧,我却依然是当年的我。”

    她哽咽。

    男人温柔道:“听听,我还没有这么喊过你,你总是讨厌我的。我在心里喊了千千万万次,可是一看到你嫌恶的目光,我又觉得无法出口了。”

    不,不是的,江忍。

    “你带着继妹放学那个夏天,我和贺俊明骑车路过小巷。你告诉她,江忍不好,不要喜欢他。可是听听。”他低声道,“江忍可以很好的,他一直都在为了你变好。”

    “我不能为你做更多了。”他说,“是我不好,然而我这辈子,已经尽力了。”

    他起身,轻轻拂去她墓碑上的雪花。

    大雪肆虐,他穿得单薄。

    再也没有回过头。

    她长眠于墓碑下,看着年轻的企业家一步步走远。

    江忍!

    孟听猛然睁开眼睛,窗外的大雪到了夜晚小起来。她手中的花儿快凋零,孟听全身都疼。

    空荡荡又暖洋洋的病房,外面一个世界漂亮的雪景。可是她并没有看到江忍。

    她捂住缓慢滞涩跳动的心脏,放下手中的玫瑰,扶着墙壁慢慢往门外走。

    门吃力地被拧开,对上捂住脸颊流泪的老人。

    少女长发披散,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

    小丽被拦在病房几步远的地方,睁大眼睛看着美丽的少女。小康在农村也没看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孟听一周没有说话,嗓音压得不像话:“江奶奶。”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都惊呆了,一个连忙说:“快去喊医生,孟小姐醒了。”

    孟听扶住老人,慢慢吐字:“江奶奶不哭。”

    江奶奶拉住她手臂:“我的小忍,我的小忍……”

    小丽这才从看见仙女,仙女又活了的震惊中醒了过来。她连忙说:“那个、江总他不对劲,他刚刚拎着个口袋,我弟弟看见里面有剔骨刀,还有绳子胶布,他往外面走了。”

    孟听心跳漏了一拍,给保镖说:“我借一下手机。”

    保镖连忙给她。

    孟听打通了,那头却一把挂断。

    孟听心一沉:“我手机还在吗?”

    保镖愣了愣,还真的在。

    孟听被劫走的时候,闻睿把她手机扔在了花坛里,后来江忍着急找人捡了回来。

    孟听赶紧进病房找。

    她在硕大的水晶球旁边,看到了自己那只老旧的手机。

    当年还是回乡下去救外公时舒爸爸给她买的。

    孟听抱着最后的希望拨打过去。

    深夜十一点零八分。

    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他的铃声又响了。

    是一首纯音乐。

    她当年在舞台跳的天鹅湖。

    他不知道怀着怎么的心情,把这一曲设置为了专为一个人响起的铃声。

    江忍的手滑过屏幕,迟钝地接起来。

    “江忍。”

    他抬眸,一双没有温度的眼睛,没有半点光彩。他知道自己精神状态已经不好了。

    少女嗓音沙哑:“你在哪里呢?”

    江忍看着地上昏死过去的闻睿,一字一字慢慢应她:“医院。”

    “江忍。”

    “嗯。”

    她艰涩道:“回家吧。”

    他手中的剔骨刀掉落在地,泪水一瞬间漫出眼眶,他说:“好。”

    医生开出的报告单说,江忍心理不正常。

    他崩溃过,也很危险。

    这样的人得去治疗。

    警方那边看过报告单子,没有关押他。

    闻睿的伤不严重,七分钟的折磨,让闻睿小便失.禁。然而如果再晚几分钟,后果谁也无法预料。

    警方录完口供,江忍一直没说话,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

    年轻的警察说:“他状态不稳定,需要监护人,听说以前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我们看过他的病史,似乎也不应该这样。”

    他说这话时,所有人看向江忍的目光,都是看精神病人的目光。

    哪怕江忍不属于那种病,可是他测试下来的偏执和病理性程度,并不健康。

    监护人,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是一个带着不好意味的词语。

    江忍一句话没说,他的目光渐渐碎裂,带着冷锐而孤单的疼痛。那个词语压垮了他,却又让他只能沉默。心脏沉重冰冷,江忍终于受不了起身。

    孟听抓住他的手。

    他低眸,明明不敢看她眼睛,可是又慢慢的,撞进她的眼里去。

    少女冲他笑。她收紧那只手,学着他的模样,十指扣紧。

    十二月,雪已停。

    江忍听见她说——

    “他的监护人,孟听。”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