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病态宠爱

第93章 赵暖橙番外(1/2)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页

    赵暖橙高考超常发挥考上了x大, 在x大念书的第一个十一月, 三色苋大片大片盛开,让校园看上去一片火红。

    赵暖橙穿一身白色羽绒服, 活泼又俏丽。和室友张岚走在一起。

    在去图书馆的绿荫处, 她们看见了两个人在接吻。

    年轻男女吻得难舍难分。

    张岚捂住唇脸上流露出一抹兴奋之色:“暖橙, 是卢月学姐。”

    卢月是英语系的, 赵暖橙大学也念英语。卢月属于他们的直系学姐, 并且是相当有名的学姐。

    卢月长相很漂亮, 清秀柔和, 气质也分外高雅,微微一笑, 是许多大学男生的白月光。

    她还是被保送来的x大, 因此在学校知名度相当高。

    赵暖橙觉得看人家接吻不好, 匆匆拉着张岚走远了。

    张岚嘟嘴, 表示遗憾。

    “卢月学姐那么漂亮, 你说他的男朋友是谁啊?你不是和她高中一个学校的吗?认识她男朋友吗?”

    这话让赵暖橙愣了愣。

    高中, 要说漂亮,她见过最好看的少女。

    卢月站在那个少女身边, 半点光芒都没有了。十七岁的孟听,几乎是所有女孩子想要成为的模样,也是所有少年想要拥有的初恋。

    然而在高中时期黯淡无光的卢月, 没了孟听的对比, 几乎所向披靡。可在最初的高中, 卢月就一直是一个少年的白月光。

    赵暖橙在这样一个十一月, 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贺俊明来。

    她竟然发现,在荒僻的野外等车,贺俊明站她旁边抽烟,仿佛只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贺俊明并不很帅,甚至过于普通了。

    他家很有钱,一看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孩子。他说话肆无忌惮,对着女孩子也天生嘴欠。贺俊明染了深棕偏黑色的头发,其实蛮有少年感。

    但这人蠢。

    在所有人都巴巴看着孟听那一年,他一直看着卢月。

    而卢月刚刚接吻那个男生,可比他帅多了。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x大的卢月收到了一辆车。

    是一辆在零几年就价值二十万的白色奥迪。

    x市的大学城并不只有一所大学,周围还有逼格不如x大的许多学校。其中就有一所职业学院。俗称大专。

    卢月开着车飞驰而过时,才下过一场雨的路上,泥水溅了赵暖橙牛仔裤一身。

    赵暖橙抱着英语课本抬眼,就看见了叼着烟的贺俊明。

    一米八的贺俊明,平平无奇的脸,却穿着一身名牌。

    他笑着给卢月理了理头发,卢月踮脚给了他一个吻。

    他扣住卢月的后脑勺,在奥迪的遮挡下,越吻越深。赵暖橙沉默看了眼,转身走了。

    有钱人才配拥有白月光。

    那天开始x大都知道卢月和一个有钱人在谈恋爱。

    那少年对卢月很好,送了车子,又送名牌包包和香水。样样奢侈,本就好看的卢月,被精致的打扮弄成了一个玉人儿。

    十一月末下了场雨。

    赵暖橙撑着伞逛超市回来,遇见了贺俊明。

    他捧着一大捧鲜花,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得直骂娘。赵暖橙皱眉撑开伞,踮脚遮在他发顶。

    贺俊明转头,看见少女的脸愣了愣。

    赵暖橙高中并不怎么漂亮,她体重一百三十多,肉脸还有双下巴。

    大学的赵暖橙变化也不大,顶多穿得成熟些了。

    他呆呆看着少女,觉得眼熟,半晌想起她名字:“赵暖橙?”

    “是我。”

    贺俊明很惊喜:“你也在x市读书啊?”

    他高兴了一会儿,又连忙低头去看花有没有淋坏。他还拎着给卢月带的吃的,怕饭菜凉了,低声骂了句操。

    赵暖橙说:“不穿名牌了?”

    棕发少年爽朗一笑:“养女朋友!”

    他爸每个月就给那么多钱,他要给卢月买包包,买好吃的。他自己穿得不好没关系,得让卢月漂漂亮亮的。

    他低头看手表,离卢月要给他的时间期限快过了。

    贺俊明想也不想冲进雨里。

    她握住伞柄,看着他的背影。

    突然想起那年在小港城,他表面看着不情不愿送她回家。见她害怕,又指着窗外说:“漂亮不?”

    远处看小港城的霓虹流星落下。

    赵暖橙趴在窗前,点点头。

    贺俊明笑了下,揉揉她头发:“别怕,我不是坏人。”

    他停车让赵暖橙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因为违停险些被交警把车拖走。

    此刻赵暖橙看着少年在雨里跑得飞快,轻轻低下了眸。

    十二月x市飘雪的时候,卢月脚踩两只船的事情被捅破了。

    事情闹得很大,贺俊明一下子成了冤大头活王八。

    他暴怒去打那个男生的时候,卢月拦着他,冷冷道:“还嫌不够丢人吗?”

    “你告诉我,你到底喜欢谁?”

    卢月扶起脸上淤青的金融系男生萧路,让他靠着自己,丝毫没给贺俊明留情面说:“他。”

    周围哄然大笑。

    真可笑,贺俊明从一个富二代快为了卢月吃了上顿没下顿了,卢月冷静告诉他,他不过是个备胎。

    这件事被当成笑话传遍了整个x市,赵暖橙本来在喝奶茶,张岚说:“好丢人,太蠢了吧。”

    赵暖橙起身:“他是蠢,可是卢月和萧路也好不到哪儿去!”

    等赵暖橙从雪中跑出去了,张岚才低声道:“我就说说而已,她生什么气。”

    贺俊明喝得烂醉如泥,倒在雪里。

    赵暖橙擦干净他脸上雪花,吃力把他背起来。

    这条街道不好打车,她哪怕有些胖,可是背着一个一米八的男人,也太过吃力。

    “贺俊明,你家在哪里?”

    他没了意识。

    赵暖橙把羽绒服脱下来,披在他身上,扶着他往小旅馆走。

    她细心给他洗了脸,又给他把鞋子脱了,然后给他盖好被子。

    他半夜醒过来了,抱着她大哭。

    边哭边喊卢月。

    赵暖橙拧他耳朵。他痛得吸气,总算松了手。

    她守了他一.夜,一醒来就看见了贺俊明复杂的脸。棕色头发的少年笑道:“赵暖橙,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她心扑通跳,面上却平静看着他:“你觉得呢?”

    贺俊明愣了愣,摸钱包给她:“我开玩笑的,谢谢救命之恩。”

    她握住那个钱包,没有说话。

    后来过了个年,第二年又开春。过年时赵暖橙知道了孟听和江忍还在一起,她有些唏嘘。孟听问起贺俊明情况时,赵暖橙却突然有些难过。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谁的陪衬,可是卢月那样对贺俊明,他依然还想着她。

    人是不是有高低贵贱之分,她长得不好看,所以不配被人喜欢。

    开春,贺俊明去江忍的“聆听项目”实习,黑了一个度。

    卢月和萧路最终还是因为家境相差太大分手了。

    赵暖橙看见贺俊明时,他正抱着哭得难过的卢月,低声安抚她。贺俊明抬眸看见赵暖橙,突然有些尴尬。

    赵暖橙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走远了。

    卢月在准备出国。

    赵暖橙总觉得生活像一本小说,仿佛出了国,才是真正的白月光。卢月活成了白月光的模样。赵暖橙却不知道究竟该活成什么模样,她突然觉得,要是孟听还在就好了。

    孟听在的时候,世界永远纯洁快活。

    庆祝卢月出国那晚,贺俊明掏钱请他们专业的吃饭。

    林林总总来了一百来号人。

    赵暖橙本来不想去,被张岚硬生生拉着去了。

    贺俊明笑着挥手:“在国外好好生活,要快乐。”

    卢月笑得温雅:“我会的。”

    她走了,贺俊明一个人在大厅哭成一个一米八的傻子。

    赵暖橙没资格管,她走出去的时候,却被贺俊明拉住了手腕:“恋爱吗?”

    她知道不该答应,可是却抵不过年少那一晚夜色,她点头说好。

    和贺俊明恋爱的第一个夏天,赵暖橙六点出门,围着操场跑步。她早上只吃半个面包,午饭咬牙吃一两饭一个素菜,晚饭啃一个苹果。她坚持了很久很久。

    后来贺俊明都看不下去了:“成了,就这样吧,挺可爱的。”她才停下来。

    第一次接吻的时候,是她吻的贺俊明。

    少年心不在焉,最后推开她说抱歉。

    她不气馁,冬天给他织围巾。黑色的围巾针线很漂亮,她织废了好几次,最后才有了这一条。

    张岚都忍不住道:“你男朋友真幸福。”

    贺俊明打篮球受伤,赵暖橙旷课跑出去,他吊着脚在医院,二大爷似的看书。

    她完考试的嫌隙,都跑来医院照顾他,给他削苹果,又为他盖好被子。然后在他脸上轻轻一吻。

    那年圣诞,贺俊明第一次主动握住她的手,在她唇上亲了亲。

    赵暖橙心里幸福满满的,她想,这天底下没有捂不热的心。贺俊明的心总算给她捂热了。

    然而大四毕业这年,贺俊明的白月光回来了。

    卢月站在校门口,戴着墨镜,一笑潋滟。

    贺俊明松开了握住赵暖橙的手。

    “你是我男朋友,别走。她会伤害你。”赵暖橙说。

    贺俊明不敢看她:“分手吧,是我不好。卡给你,这些年没给你买过什么,好好收着。”

    她笑出了泪,把卡砸他脸上。

    她从大四下,又恢复了减肥的日子。到了毕业那天,室友惊讶地说:“暖橙我发现你瘦了好多,很漂亮哎,比起现在的卢月学姐也不差。”又怕提起赵暖橙的伤心事,赶紧闭了嘴。

    赵暖橙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五官小巧灵气。隐隐约约有了美人雏形。

    她笑起来:“我也觉得,现在的自己最好看。”

    她收拾好东西,走出读了四年的大学校园。赵暖橙抬头,学着曾经孟听那样,不在意一切外界的东西,轻轻笑起来。

    七月毕业,她遇见了萧路。

    萧路穿着西装,要赶去第一天上班。

    她把自己的伞给他。

    萧路回头。

    眼里带着浅浅的光彩。他笑起来:“你好眼熟。”

    她说:“不要伞就给我。”

    萧路说:“留个电话,把伞还你。”

    赵暖橙从来没有想过,她为贺俊明撑伞,贺俊明没有喜欢上她。她随手帮忙,萧路却喜欢上了她。狗血到她觉得好笑。

    回国的卢月找过萧路。

    萧路挑眉:“我依然没钱,你还是和那个蠢货在一起吧。”

    他认真追求赵暖橙。

    他虽然没钱,可是工作很好。早晚会有出息。

    贺俊明也不知道怎么到的赵暖橙上班的公司。

    她穿着高跟鞋,抱着一摞文件,她烫了大波浪卷发,小脸变得精致。

    他愣了愣,记忆里可爱却平庸的女朋友突然陌生起来。

    赵暖橙崴了脚,一瘸一拐往外走。

    贺俊明皱眉,刚要过去。萧路走过去,拦腰抱起她。

    赵暖橙挣了挣,萧路说:“别动,不疼吗?”

    她气哼哼去揪萧路头发。

    有那么一瞬,贺俊明脑子里是空的。

    他什么都没想,就冲了上去要抢人。

    大一那年,也是面对这个男人。当时为了卢月,可即便是那个时候,也没有现在这样让他痛苦愤怒到快死去!

    赵暖橙不是很喜欢很喜欢他吗?

    怎么还没多久,就愿意被另一个男人抱?

    他心里说不出的愤怒,还有隐隐约约被他忽视的委屈。

    赵暖橙陪了他两年,活泼的姑娘为了他温温柔柔,什么都肯做。

    可当她离开他,又重新变得活泼俏皮了起来。

    赵暖橙没有贺俊明,原来才活得更好。

    事情以一个耳光结束。

    赵暖橙打在贺俊明脸上:“贺俊明!你多大了!疯够了没有,你要卢月就卢月,你后悔了想要我就要我?大家都是你的玩具吗?你要不要这么贱,卢月不是和你在一起了吗?滚!”

    哪怕是当年被整个x市嗤笑,贺俊明的心也没有这么痛。

    等贺俊明走了,赵暖橙才无力蹲下,抱住自己。

    这个冬天最冷的时候,卢月吵着要吃最远的那个廖记羊肉汤锅。

    让贺俊明开车去买。

    他开了很多里路,突然调转车头,往自己的房子里回开。里面满满都是和赵暖橙的回忆,她亲手织的围巾放在角落里落了灰,他小心拍了拍,围在了脖子上。

    车子开上大桥,他看着高楼的漫天的流星霓虹。

    终于想起了当年亮晶晶双眼看他的小姑娘。

    在他还不成熟、被所有人讨厌的时候,她就一直喜欢着他。

    可是是他自己,把她弄丢了。

    卢月没能吃到那个汤锅。

    四年的时间,贺俊明看着她,眸中再没了一点感情:“分手吧。”

    三月的春,是江一斐和江一希的生日。

    作为叔叔,贺俊明跑去b市看他们。

    江一希第一个看见他,白嫩的小手指过去,奶声奶气道:“爸爸,贺叔叔。”

    江忍低眸,把女儿抱起来:“离他远点,蠢会传染。”

    贺俊明:“……”

    不到两岁的江一希像极了孟听。小宝贝白白嫩.嫩又可爱。

    她软哒哒说:“找哥哥。”

    江忍给她擦了擦口水,弯唇一笑:“我们去看看哥哥在做什么。”

    一岁半的江一斐在堆积木。

    他穿着小西装,严肃的小脸很呆萌。

    江忍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