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病态宠爱

第94章 番外(江忍孟听)(1/1)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孟听和江忍领结婚证的时候, 她大三。

    夏初江忍的生日那天,他们开着车去领了证。

    结婚证放在他胸口, 一个几块钱的红本本。他说:“这个我存着。”

    江忍不上镜, 他本人比照片帅。

    他的照片显凶, 孟听就看了一眼,他就揣进兜里了:“成了,江太太,坐好,结婚证有什么好看的?”

    孟听眼巴巴说:“我才看了一下!”

    他捏捏她下巴:“乖。”

    天知道江忍多介意这照片。

    他们□□这天, 他太紧张,很难想象这么小一个本子, 就能绑定最漂亮的姑娘一生。以至于他紧张到手心发汗, 笑容僵硬到森冷。

    看起来就有点凶。

    她颜值太高, 不存在什么上镜不上镜的问题。

    关键这张照片她还照得很好。

    二十一岁的姑娘,还带着十来岁的清纯动人, 眼角眉梢却又有着勾魂夺魄的明丽。她温婉喜悦地笑着,倾国倾城。

    一衬托,她旁边的江忍就跟恶汉一样。

    不太般配。

    就连摄影师看着美丽的女人也这样想。

    以至于江忍看了眼, 就板正她脸颊。在她渴盼的目光中, 把结婚证放进了胸.前西装口袋里。

    就算全世界觉得不配,他觉得天生一对就好。

    他不想给她看,生怕她反悔。

    孟听懊恼极了。

    哪个姑娘不许看结婚证啊, 江忍白天说结婚证有什么好看的, 孟听半夜揉着眼睛醒过来。

    男人半夜爬起来看那张照片, 唇角的笑清和又温柔。

    她朦胧间,也笑了。

    江忍准备了很久的婚礼。他从去年下第一场雪就在准备,恨不得倾家荡产的架势。

    他字以前写得不好看。

    可他一个个写婚礼请帖,孟听凑过去看,字迹认真工整得不行。

    男人下颚坚.挺,有几分肃然冷硬的轮廓,无端让她心好软。

    他抿着唇,压抑着上扬的唇角。写了不知道多少,恨不得把认识的人都请个遍。

    她轻笑,在他下巴上吻了吻。

    他们婚礼定在六月初。

    孟听说:“这个日子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他眼带笑意,手指轻轻拂过她脸颊,很柔和:“你穿婚纱和秀禾服,不会冷也不会热。”

    几乎所有人都记得孟听当初大一进校园时候的模样,她穿一袭民国风盘扣小衫,分外质朴。

    也记得江忍那年风.尘仆仆赶来和她拥抱的模样。

    少年浑身的水泥浆,落魄潦倒。

    本来以为是一个美丽少女最后被岁月和贫穷磋磨的人生百态故事,到了最后,成了整个b市的倾城爱情。

    江忍成为最年轻的企业家,在最好的时代,他的放手一搏成就了他自己。很多年后还会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楷模。

    江忍的婚礼很盛大,他想告诉全世界他娶她。

    孟听穿上婚纱,裙摆一路蜿蜒。她挽着舒志桐的手臂,一步步走向他。

    婚礼来了许多人。

    从高中班主任樊惠茵,到职高许许多多她连脸孔都不熟悉的人。

    他的一场婚礼,嚣张到要告诉全世界他的占有。

    江忍从凌晨醒来去接她,嘴角的笑就没停下来过。

    方谭在观礼席位,慨叹道:“还真让他追到了。”

    何翰笑道:“可不是,当年整个七中最漂亮的姑娘啊,国民初恋吧。”

    他们几乎是见证着,一个几近爱到疯魔的少年,怎样成长为一个男人,用宽厚的肩膀,给她一片天空。

    “忍哥启迪我,这世上没有追不到的人,只有爱得不够深。”方谭说。

    何翰说:“遇见一个让你义无反顾的人已经很难了。”

    “是啊。”

    江忍握住孟听手的时候很虔诚。

    他对她的爱,似乎不需要任何言语和眼神,单单她站在那里,所有人就能看出他到底有多喜欢。

    以前好几个玩过搬砖梗的大学同学,看得激.情澎湃:“妈妈呀,我开始相信爱情了。”

    孟听戴着头纱,踩过红地毯和五年光阴,弯唇冲他笑。

    除开宣誓,江忍并不走仪式。

    今夜他不敬酒,不让人闹洞房,抱着她回家。

    小别墅精致又漂亮。

    她的婚纱拖曳了一地。孟听靠在他胸口,听着男人有力的心跳声。

    “不敬酒也没关系吗?”她总觉得程序不是这样的。

    他说:“总有人结婚把自己累得不行,我请这群人来,是让你快乐,不是给你负担。”

    她于是也轻轻笑起来,去咬他下巴。

    男人轻笑一声,轻轻捏她脸颊:“省点力气闹。”

    他把她扔床上,附身压了上去。

    孟听咬唇,绯红着脸颊戳他手臂说:“戴套。”

    “那个不舒服,今晚别了,没事的。”

    孟听说:“我还没毕业!”

    她还没说出后半句,江忍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万一有了孩子怎么办,他眉宇带着肆意不羁的笑:“我养。”

    不是谁养的问题,是她还在念大学。

    别人都在校园度过青春,她觉得就她带娃娃也很可怕。

    他不配合她,她也就不配合他。

    扭来扭去,非要磨得他戴。

    他额角青筋直跳,瞎他.妈乱拆了一盒。孟听除了第一次,鲜少和他一起做这个。

    她去年课多,特别忙。

    他手因为太激动抖得厉害,她本来羞答答在观望,结果没忍住笑了。

    江忍好搞笑啊。

    她本就好看,今天结婚,眸中水色染上细碎星光,比苍穹还美,比夜色动人。

    江忍也笑了,妈的。

    她还觉得好玩是吧?

    他直接扔了,捂住她嘴,简单粗暴:“今晚依我。”

    听说跳舞的姑娘,腰肢特别软。

    她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今天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对于世界而言,这是个简单、没有任何意义的初夏,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但对于江忍来说,是他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爱而不得,心心念念。

    这年的江忍二十二岁。

    年少时在七中教室里,那个安静没有人的午后,孟听在赵暖橙手机上无意间看见黄漫。赵暖橙红着脸问孟听,从少年到男人,欲.望是不是很强烈。

    几年后的今夜,她终于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是的。

    零一年的时候美国上映了一部电影,叫做《律政俏佳人》。

    而后几年,这部电影又出了二三部。

    《民事诉讼法》老师在大三夏末,在班上放这部电影第一部的时候,孟听看得很兴奋。

    她回家就拉着江忍看第二部。

    江忍放下报表,陪着她在ipad上看电影。

    午后的阳光洒进来,她趴在他腿上,眼睛很亮看着屏幕里的人:“她很乐观漂亮,又很厉害是不是?”

    江忍瞥了眼屏幕里的金发女人。

    他看着长腿上趴着的小娇.妻,笑着嗯了一声。

    孟听说:“我也要好好学法律,将来帮助很多需要帮助的人。”

    他抬起她下巴:“管那些人做什么?”

    他知道她的理想伟大,然而这个世界,他与她过得好就够了不是么?

    孟听愣了愣,他偶尔自然而然的发问,让人细想下去,会有些毛骨悚然。

    她的江忍,缺少爱心、同情心。

    取而代之是强烈的独占欲。

    她起初不习惯,可是现在,已经能很好地带他接纳这个世界。

    她不会和他讲什么大道理,那些在他不羁的世界里,比不上他口袋里一张纸币。她用他最能接受的方式教他去爱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越美好,我们的子孙后代越幸福顺遂。”

    他平静无波的眸中,渐渐漾起浅浅的光彩。

    他笑了,肯定她的价值观:“嗯。”

    她又心软又好笑。

    孟听大三的时候还双眼发亮说着自己的梦想,要好好学法律。有两类人必须得知识严谨,不能出错。

    一类是医生,一类是律师。

    因为二者,都掌握了别人的命运。

    然而当炎热的夏天彻底到来,她老是想吐的时候。她才觉得不妙了。

    江忍本来还在公司,一听到佣人说太太不舒服,立马赶了回来。

    江忍说:“怎么了呢?让医生看看,乖。”

    孟听配合着。

    医生说:“恭喜江总江夫人,江夫人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她没有心理准备,吓懵了。孟听泪汪汪地看着他,一副可怜到不行的模样。

    她下意识去摸自己平坦的小腹。

    江忍也愣了愣,比起她泪汪汪。

    他格外成熟冷静。

    先是给医生包大红包送走她,接着亲自打电话给孟听办退学手续。然后让人来看看别墅有什么地方不妥当。

    佣人啧啧称奇,先生太冷静了。

    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孟听震惊完了,才明白自己不得不休学一年。

    她没当成律政俏佳人之前,她就得当妈妈了。

    她摸摸自己肚子,眨了眨眼睛,半晌才轻轻笑起来。喜悦密密绵绵,它有个很厉害的父亲,家庭也很完整,一定是世上最幸福的孩子。

    而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的冷静男人。

    当晚就让高义疯了:“什么什么?突然捐款!”

    往发生泥石流的灾区,捐了好大一笔数字的款项。高义看着那后面一堆零,肉痛得不行。

    孟听并不知道这一切,她长睫眨呀眨,窝在他怀里。

    “你怎么不笑。”她葱白纤细的手指去摸男人冷硬的嘴角,“你不高兴吗?”

    他心跳声很有力,好半晌,才在她委屈的动作下,扯出一个僵硬森冷的笑容。

    笑容略微狰狞,她吓懵了一瞬。

    江忍无奈道:“成了宝贝,别折腾我了,我高不高兴,你不懂吗?”

    她憋了半晌,在他怀里笑得脸颊粉嘟嘟的,笑声止不住。

    江忍僵硬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也笑起来。

    “我第一次当父亲。”他质朴地发言,“我会努力的。”

    给你和孩子,世上最好的一切。

    孟听睡到半梦半醒的时候,他睡不着,在她耳边问:“它叫什么名字?”

    她迷糊软软嗯了一声,没听清他的话,却下意识回应他。

    他黑眸看着她,笑了。

    孩子出生还早得很。他是高兴傻了。

    对于江忍来说,他喜欢这个世界有他和她的羁绊,人在百年后,黄土枯骨,孩子见证过他多么爱她。

    孟听大三这年,l市发生了一场泥石流。

    山体轰塌,好几个地质专业的学生和老师被困在了大山深处。

    她看见这个新闻的时候愣了愣。

    她上辈子死那年,是去l市寻找舒杨。舒杨当年也在山里。赈灾人员和资源不够,只能自发组织志愿者救人。

    孟听和舒兰,深一脚浅一脚去寻他。喊到嗓音嘶哑绝望。

    就在孟听要去坡下找人的时候,舒兰松开了绳子。

    她睁开眼睛就成了这辈子十七岁的孟听。

    多么巧,人祸已然避免,天灾却依然在发生。只是这辈子的舒杨平平安安在学医。

    江忍抱住她,亲亲吻她唇角:“不怕,没事。”

    他的安慰不是言语,而是无声的行动。

    因为江忍捐出的那笔钱,无数人力和物资往灾区输送。

    教师学生们最后都被救了出来,竟然没有一个人死亡。

    孟听看得捂住了唇,也就是说,上辈子的舒杨,多半最后也活了下来。

    她去医院做检查检出双胞胎的时候,江忍眸光动了动。又轻轻皱眉。

    他知道一个女人为他孕育孩子,本就是一件极其不容易的事情,两个孩子在她肚子里,意味着风险。

    他最怕的,就是让孟听和风险挂钩。

    十月下了一场秋雨,他看着她渐渐隆起的肚子,担忧和心疼让他坐立不安。

    她醒过来,就看见了十指交叠,一双黑瞳静静看着她的江忍。

    她软声道:“江忍。”

    他声音温和,极轻:“嗯。”

    她摸摸男人坚毅的脸颊:“别怕,我要陪着你一辈子的。”教你去爱这个世界。

    “好。”

    后来江一斐和江一希出生了。

    萌哒哒的一希流着口水大眼睛扑闪扑闪时,一斐已经会清晰问问题了。

    两岁的一斐问妈妈:“妈妈为什么生我?”

    人对于生命本源,总是想要探索。

    彼时江忍踏着月色回家,闻言笑着静静靠在门边,想听没发现他回家的孟听怎么回答小男孩的问题。

    然后他听见了一辈子都不会忘的答案,她温柔认真说——

    “因为有了你们,世上爱爸爸的人,从一个,变成了三个。”

    ——end

    (其余番外微博连载,搜索:藤萝为枝)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