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烂柯棋缘

第778章 天象反常(1/1)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虽然来到人世才短短几个月,但黎丰却拥有惊人的理解力和敏锐性,所以也远比寻常两三岁的孩童要聪明,自从降生一个月之后,就已经感觉到了黎家上下对于他这个尊贵少爷的过分敬畏。

    再特殊,黎丰始终是一个孩童,看似拥有想要的一切,但有些渴望的东西他却始终得不到,甚至有点嫉妒一些普通人家的孩子。

    不过今天狂奔出泥尘寺的黎丰,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兴奋之色,甚至比之前看到小纸鹤的时候还要强烈一些,他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在兴奋什么,但就是很想马上回府去和爹说。

    才冲出寺院,黎丰就看到寺外不远处,一个家仆正提着一只香烛篮坐那休息,显然是根本没有入寺的打算。

    “哎少爷,您走了?那这香烛……”

    “你,带着东西在这待着,本少爷会回来的。”

    黎丰匆匆说完这句话就往来时的方向跑去,然后寺院门口另外几个家仆也急匆匆跑了出来去追他。

    不过一回到黎府门前,黎丰脸上兴奋的表情立刻就收敛了,看着自己家的大门都觉得里头有些压抑,进入府内,不论家仆还是婢女都小心谨慎又毕恭毕敬地称呼他小少爷,但在离开他身边之后脚步都会快一些。

    不过今天黎丰也没觉得多不爽,一来是差不多习惯了,二来是现在心情不错,他走在通往父亲书房的廊道的时候,抬头往外头一看,就能看到一只小鹤在空中飞着,顿时嘴角一扬。

    还没到书房呢,正巧碰到黎夫人过来,她身旁跟随的丫鬟端着一个托盘,上头还有一个瓷盅和碗勺。

    “娘亲~”

    黎丰远远叫了一声,黎夫人下意识抖了一下,寻声望去,黎丰正小跑过来,身后两个略微气喘的仆人则亦步亦趋。

    “丰儿啊……”

    黎夫人尽量掩饰自己神色的不自然,勉强带着笑容这么叫了一句,小黎丰步伐变慢了一些,挠着头接近自己娘亲,踮起脚瞅了瞅一边丫鬟端着的东西。

    “娘亲,这是什么啊?”

    “呃,这是为娘给你爹准备的参茶,你爹最近勤读各地政史,为娘怕累着你爹。”

    “哦……”

    黎丰扭捏了一下,装作不知道黎夫人的不自然,就和她同路慢行去往黎平书房走去。

    “娘亲,你怎么不问问我来干甚呀?”

    黎夫人这才顺着黎丰的话问了一句。

    “是啊,为娘正要好奇呢,丰儿今天来找你爹爹干什么呢?”

    黎丰一下露出兴奋的神色。

    “娘,我自己找了个夫子,就在泥尘寺中,是个很有學问的大先生,我来和爹说一声。”

    “哦,那真不错……”

    黎丰本以为娘亲会怀疑一下泥尘寺那位大先生的學问,或者说一些类似怀疑的话,但只是这个反应,多少让他有些失落。

    “娘,你走得太慢了,我先去找爹了……”

    “嗯……”

    黎丰说完就直接小跑着离开了,身后两个仆人向着黎夫人行了一礼也赶忙追去,之后黎夫人和身边的丫鬟才轻轻松了口气。

    黎平的书房此刻正开着门,黎平在里头挥笔写着什么,黎丰冲到门口刹住脚步,到门上“咚咚咚”地敲了几下。

    “哦,是丰儿,来此所为何事?”

    黎平抬头,看到是自己儿子,露出一丝笑容。

    “爹爹,我自己找了一个新夫子,就在泥尘寺中,是个很有學问的大先生,爹爹,我可不可以常去找这个大先生读书啊?”

    黎平持笔在桌上的书文处写下落款,然后将笔搁在笔架上才再次看向黎丰。

    “泥尘寺?还有这么一座庙?”

    “有啊!就在城南角,偏是偏了点,但是很安静的,我觉得比大庙要好。”

    “哦,你说的夫子,是个和尚?”

    黎丰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

    “不是不是,那是个穿着白色衣衫的大先生啦,头发长长的,爹,我偷偷告诉你,你别说出去啊……”

    黎丰走近自己父亲,踮起脚双手框着嘴小声道。

    “那姓计的大先生有一只巴掌大的小白鹤,可有趣了,我今天其实就是追这小白鹤才找到那破寺庙的。”

    黎平本来还皱着眉头,忽然听到黎丰这一句顿时微微一惊,赶忙问道。

    “你说那先生姓计?”

    计姓是个相当罕见的姓氏,至少在黎平这辈子接触过的人当中只有一个姓计,而且还是个高人,见黎丰点头,又追问一句。

    “那姓计的先生,头顶发髻上是不是别的一支墨玉簪?”

    黎丰一下瞪大了眼。

    “爹爹,您认识那个大先生?他头上好像是有一支簪子,看着好漂亮的,爹爹,您是不是认识他啊,我能不能找他教我读书啊,我就要找他了,别人我都不要!”

    黎平轻轻拍了拍儿子的头,眼中神思闪动后再次看向儿子。

    “你想找计先生,可计先生同意么?”

    “哈哈哈,就是他让我来问爹爹的!”

    “噢……”

    黎平了然地点了点头,面上露出笑容。

    “好好,这再好不过了……”

    “爹您同意了?”

    “当然同意,对了,你去和计先生说一声,改天我们提着拜礼和一应物件,去他那边行拜师礼如何?”

    黎平这话听得黎丰直挠头,之前那两个夫子也没这么搞啊,但还是点了点头。

    “知道了爹,对了给那先生多少薪资?”

    黎平愣了一下,他都没想过神仙中人会在意这个,但想了下还是道。

    “那就和之前的夫子一样如何,每月白银十两?”

    “嗯,我这就去告诉大先生!”

    等黎丰兴冲冲从书房冲出来,又正好遇上黎夫人,前者只是叫了声娘亲,就带着笑容跑开了。

    根本等不及到第二天,黎丰在问过父亲之后,直接就跑出了黎府大门,和精力无限一样用跑的一路跑向泥尘寺,可累坏了一直跟随的家仆。

    连黎丰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了能和小白鹤玩,还是更在意那个带着温暖笑容伸手捏自己脸的大先生。

    一路冲到泥尘寺,黎丰直径就去往计缘所在的院子,这回没有和尚阻拦了,而这次他也没让家仆跟着,进到院子里的时候,计缘还是坐着看书,只是坐到了僧舍门口干净的木地板上,好似才听到动静般抬头看他。

    “问过你爹了?”

    “嗯!问过了,我爹同意的,还有薪资,我爹说一个月十两,先生要是觉得不够,我还可以拿钱给您的!”

    计缘闻言大笑,这孩子其实蛮懂事的,估计以前學的那些礼教还是都记着的,只是选择性用罢了。

    “哈哈哈,十两就好,过来,坐我边上。”

    计缘拍了拍身边,招呼黎丰过来,后者快步走近计缘,扭捏了一下才坐到计缘身边隔着半个身位的地方。

    看到这孩子有些扭捏矛盾的样子,计缘笑了下,再招呼一声。

    “坐近一点。”

    听到计缘这话,黎丰于是又往计缘身边挪了半个屁股,结果被计缘左手一揽,赶嘴直接把黎丰揽了过来。

    黎丰有些兴奋和紧张,甚至微微脸红,但并不抗拒计缘的这种亲昵举动。

    “夫子,今天就开始教了么?”

    “不用叫我夫子,听不习惯,叫我先生好了,嗯,今天先不急教什么,一起看看书,这可不是在郡城能买到的书。”

    计缘手中的书并非什么高明的天书,正是尹兆先的《群鸟论》,而小纸鹤此刻也落到了计缘的肩头。

    黎丰一改在黎府时给黎家上下的印象,安安静静坐在计缘身边,听着计缘讲书,偶尔问点什么计缘也是耐心回答,有时候还和黎丰煞有其事地讨论,这也令院门位置的几个黎家家仆有些惊愕。

    “少爷怎么……”

    “怎么就和一个普通小孩一样啊……”

    “是,是啊!”

    几人讨论着的时候,一个家仆忽然觉得后颈一凉,伸手一摸是一些水渍,再一抬头,神情更是微微一愣。

    “下雪了?”

    “哎?真的啊!”

    “这还远没入冬吧?”

    几个家仆纷纷抬头,天空此刻正飘下来一朵朵雪花,虽然雪很小,但确实下雪了。

    计缘将书放在膝上,手伸向屋檐外,一朵晶莹的雪花落在手心,然后缓缓融化。

    “入冬了?”

    ……

    而天禹洲的一些地方,如今可享受不到什么宁静,在洲大陆西侧,漫长的西海岸的气候,在这个本该是秋季的时刻,已经结成了长长的冰封带。

    以往哪怕在冬季,海岸都不太会大面积结冰,可如今是大片西海岸呈现万里冰封的状态,海边的渔民不光打不到鱼,更是饱受天寒地冻之苦。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